新不灭武尊小说导航—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红颜劫,乱世情

红颜劫,乱世情

红颜劫,乱世情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19 04:55

评语:故事高潮迭起,惊艳不断。每每讲述到精彩之处,总叫人痛快,爽快!真的是太棒了!力推的好书啊!

红颜劫,乱世情是最新推出的短篇类小说,在慕容绝秦艳儿全文目录里,主要讲述了慕容绝秦艳儿两个人的凄美的爱情故事,所以喜欢短篇小说的赶紧去看看吧。

精彩章节

“仙女姐姐笑起来真好看。”烨儿看着屋内的秦艳儿,觉得她笑起来整个人看上去暖暖的,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你是谁?”秦艳儿问着外面突然冒出来的男子。

“我叫慕容烨,父王,皇叔都叫我烨儿。”慕容烨对着秦艳儿笑了笑,可是那被木栏夹着的笑容让秦艳儿又有了想暴笑的冲动。

“仙女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慕容烨好奇的看着秦艳儿,来皇叔这玩耍也有好多次了,怎么他就没有见到过这位漂亮的仙女姐姐?

慕容烨,想来就是当今皇上宠妃生的第八子,那个传闻中的傻子王爷了。

“仙女姐姐,你快告诉烨儿你叫什么名字嘛。”慕容烨嘟着嘴开始不耐烦的在外面嚷嚷开了。

“我叫秦艳儿。”秦艳儿仔细看着慕容烨,俊美的五官与慕容绝相似,只是没有他那般冷俊,脸上挂着稚儿般的憨笑,让人不觉替他觉得有些可惜。但转念一想,也许这是不幸也是幸,生在帝王家争斗避免不了,可他既不长命,那么他就不具有威胁性,也许那样他还能享受到人间亲情。

“仙女姐姐,你为什么躲在房间里不出来?”慕容烨看着秦艳儿他突然非常的想亲近她,“烨儿想和仙女姐姐玩。”

“姐姐现在出不去,烨儿能帮我叫个人来吗?”秦艳儿看着慕容烨,指望着他给她找个人来开门,让她解决一下内虚问题。

“哦,仙女姐姐你等着。”慕容烨人影一闪便不见。过了一分钟他又在小窗户那出现。

疑,他这么快就把人叫来了?秦艳儿有些诧异的看着外面的慕容烨,在他身后没有见到有别的人影不由好奇的问:“烨儿帮姐姐叫的人呢?”

“没人哦,烨儿自己能帮仙女姐姐出来。”说完小窗户与慕容绝之间横出了一把斧头。

不是吧!这家伙难道是想要把门劈开?秦艳儿惊讶的看着慕容烨。那这个动静可闹大了,她赶紧上前对着慕容烨说:“烨儿不要随便拿斧头玩,这样会伤到自己的。”

“烨儿才不是拿斧头玩呢,烨儿是想帮仙女姐姐出来,仙女姐姐你等下哦,烨儿很快就能带姐姐出来了。”说完慕容烨消失在了窗户面前。

“别。”秦艳儿那声惊呼说的还是太晚。门被利斧劈开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柴房的门被打开了,慕容烨站在那,一身月白色锦袍,腰间束着蟒纹锻带,厚底鹿皮官靴,俊美无双的脸上带着憨厚的笑意。

这下好了,看着被劈开的大门,秦艳儿哀叹了一声。等下要是被慕容绝知道了还不定又要怎么惩罚她呢。

“仙女姐姐,走吧,烨儿带你出去。”慕容烨走了进来,他主动牵起了秦艳儿的手,“姐姐的手好柔软,很好摸呢。”

汗,他这话说得,她刚想回他,却被门口处看到的另一道黑影给吓住了。

“王爷!”秦艳儿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哼,本王倒是小看你了,才半天的光景,你就搭上了我的皇侄了?可惜他是个傻子,你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慕容绝幽暗寒潭般的眸子意味不明的看着秦艳儿。

“傻子有什么不好?至少他对人很真。”秦艳儿看着慕容烨,心里对于慕容绝口中嫌弃慕容烨的语调表示了她的不满。慕容绝幽深的眸看着秦艳儿,她没有嫌弃烨儿,这点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皇叔,烨儿在这里找到一个仙女姐姐。”慕容烨献宝似的拉着秦艳儿来到慕容绝的面前。

“烨儿她是皇叔的小妾,犯了错被关在这里反思的,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玩?”慕容绝看向慕容烨的时候,眼中不再幽深不明,那黑眸中分明带着一丝的宠溺。

“烨儿的小黑飞走了,烨儿追着小黑来到这里的。”慕容烨指了指屋檐上停着的一只黑色的八哥说道。

“那烨儿怎么会想到拿斧子来劈门的呢?”慕容绝寒潭似的眸盯着慕容烨牵着秦艳儿的手,他们手心相握的双手非常的刺眼。

秦艳儿看到慕容绝眼神的方向,她赶紧想甩开慕容烨的手,怎耐那慕容烨似是铁了心要把她的手牢牢抓住似的,一点也没有松开的迹象。秦艳儿此刻的心真是欲哭无泪呀。不得已她对慕容烨挑明,温和的对他说:“烨儿,把姐姐的手松开好吗?”

“不,仙女姐姐的手好柔软,好好摸,烨儿才不要松开呢。”慕容烨的话成功的挑起了慕容绝的怒气,那双寒潭似的星眸底部开始升起熊熊火苗。

秦艳儿越看慕容绝的脸色越心惊,心道,这慕容烨,当着她夫君的面牵着她的手不说,现在居然还说出这种话来,要不是他是傻子,估计慕容绝早冲上前来了,不过看他那样子也快了。

果然…

“秦艳儿你给我过来。”慕容绝终于按捺不住了,低沉的嗓音中隐含着的怒气。

秦艳儿心下一惊,起步向慕容绝走,可慕容烨这时候不干了,他大手一拉把刚走超出他半个身体距离的秦艳儿给直接拉到了他的怀中,有力的双臂圈住了秦艳儿娇美柔弱的身子。一双清澈的双眸看向了慕容绝,对着他说道:“皇叔,烨儿喜欢仙女姐姐,皇叔把仙女姐姐给烨儿吧。”

秦艳儿听到慕容烨说这话,心下不由的一惊,她再看向慕容绝,此刻他的脸上已阴云密布,惨了,看来今天她是要被这个傻子害死了。她在慕容烨的怀中挣扎,可是慕容烨把她抱得死紧,凭她那微薄的力气根本就挣脱不开。

“烨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慕容绝看向慕容烨的星眸中再也不见那丝宠溺,有的是那冷冽的寒光。

“烨儿要仙女姐姐。”慕容烨不怕死的说,因为以前不管是他的父皇还是皇叔,只要是他喜欢的东西或是人都会无条件,无偿的把他们送给他,直到他玩腻味为止。

“她是本王的小妾。”慕容绝走到慕容烨的面前,苍劲有力的大手抓住了秦艳儿的另一只手,用力把她从慕容烨的怀中拉了出来。

“烨儿放手。”慕容绝沉声对着紧抓住秦艳儿手的慕容烨说道。

“不放。”慕容烨显然小孩子的扭脾气上来了,说什么也不松手。

“啊。”这下倒是苦了秦艳儿,她被这对叔侄俩人一人一手相扯着。他俩当她是木偶吗?这么个拉扯法,她会散架的好不好?渐有雾气的水润双眸,看了双手两边的男人一眼,她果断的挣开了慕容烨的手,娇小柔弱的身子被慕容绝一下子拥在了怀中,她也作势把双手环上了慕容绝的劲腰。还是认清下形势,毕竟慕容绝是她的夫君,她应该作出她自己的选择。

“仙女姐姐不喜欢烨儿吗?”慕容烨见秦艳儿被慕容绝拥在了怀中,心里觉得好难过,就如心爱的玩具被人夺走了一般。

“我。”秦艳儿抬头刚想回答,可是转眼看到慕容绝寒冷似冰的星眸,喜欢那两个字硬是被她压了下去,轻叹了一声,“姐姐是你皇叔的小妾。”

“是小妾就能和姐姐在一起了吗?”慕容烨似懂非懂的说,然后他一拍脑袋,“那烨儿当姐姐的小妾好了,这样烨儿就能和姐姐在一起了。”

呃,秦艳儿听到慕容烨这傻人傻语,脑门上直接黑线,而慕容绝的脑门边青筋突现,他大喝了一声:“来人,把八王爷送回八王府去。”

“是。”立时有两名王府侍卫出现在了门口,他们走到慕容烨的身边。

“走开,我不回王府去,我要当仙女姐姐的小妾留在皇叔这。”慕容烨的话让那两名侍卫听得目瞪口呆。这可没听说过男人给女人当小妾的,而且这个男人的身份还是王爷,而这女人的身份是他叔叔的小妾,这辈分整个乱字能解释得了。

“点了他的哑穴,架他出去,等送回了八王府再解开。”慕容绝冷冷地说了一句。

“是。”两名侍卫立马动手点了慕容烨的穴道,一人一手架了他出了门。

“没看出来你勾人的手段倒是一流。”慕容绝苍劲的大手捏着秦艳儿尖细的小下巴抬起了她的头,“只半天功夫,就让烨儿为你神魂颠倒了。”

“我没有。”这可是天大的冤枉,他哪只眼睛看她勾人了?秦艳儿睁大了水灵的大眼看着慕容绝。

“哼。”慕容绝拖着秦艳儿的手大步离开了柴房。

“你带我上哪去?”由于跟不上慕容绝的大步,秦艳儿跌跌撞撞的跟在他的后面。

“去了就知道了。”慕容绝线条完美的唇勾起了一丝残笑。

穿过弯曲的走廊,慕容绝拖着秦艳儿来到了一处地下室的入口处。守门的侍卫向慕容绝行了一个礼,打开了用铁做成的大门。

慕容绝拉着秦艳儿踩过一级级的阶梯走到了昏暗的地下室内,两边是用铁栏隔出来的一间间牢房,刺鼻的血腥味和霉尘味让秦艳儿感觉极度的不适。

“你带我上这来干什么?”难道他觉得把她关柴房还不够要把她关来这里吗?她又不是什么重刑犯,有必要要对她如此吗?

“你说呢?”慕容绝把秦艳儿带到了一间看似刑房的屋子里,里面各式各样的刑具一应俱全,看得秦艳儿的身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慕容绝把秦艳儿带到一处用木头钉成的十字木架那,把她的双手用牛筋绳呈一字型系在了木架上。苍劲的大手抬起了秦艳儿纤细的下巴,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脸颊来到了她的玉颈领口处,带着厚茧的手在她细致的肌肤上徘徊,低沉的嗓音在这幽闭充满血腥味的房间里响起:“你是我的小妾,你最好永远都记住这一点,你的这具身体,还有你身体里的这颗心都是属于我的。”

天知道,当他看到慕容烨牵着她的手时,他心中产生的愤怒有多强。他向来疼爱这个有着先天智力缺陷的皇侄,可是当他向他讨要眼前的这个小女人时,他第一次开口拒绝了他。

秦艳儿看着眼前这个俊美无双却带着暴残之气的慕容绝,心下一阵的哆嗦,他把她绑在了这里是想对她用刑吗?要知道她最怕痛了,水润的双眸惧怕地看着慕容绝。

看到秦艳儿眼中的惧意,慕容绝心里有着一丝的懊恼,他不希望她怕他,带她来这里他只是要她受一个教训。影已经把探查的结果告诉他了,在她身边十七年来并没有同龄男子出现过,更没有她口中曾经唤叫过的陌。但查不出来,也并不代表没有,既然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那么她这辈子就只能视他为天,心中也只能有他一人。

他转身走到燃烧着的碳盆边上,从碳盆里拿出一根烧红的烙铁,走回到秦艳儿的身前。

“你想干什么?”看着慕容绝手拿烙铁的样子,秦艳儿绝美的小脸上惊恐之色立现。

接下来一只苍劲的大手撕下了秦艳儿右胸的衣襟,雪白的肌肤顿时暴露在了空气中,“我要你永远记住你既是我的妾,也是我的奴。”

接着瞬间那带着炙热温度的赤红烙铁一下子便印在了秦艳儿右胸上方与锁骨相交处,空气中顿时弥漫了一股肉类烤焦的气味,秦艳儿在尖叫声中痛的昏厥了过去。她的头无力的垂了下来,而此刻观她雪白的右胸上方被烙铁生生刻下了一个鲜红如血的奴字。

慕容绝丢下了烙铁,抬起了秦艳儿的小脸,此刻她的脸色苍白,樱唇紧抿,秀眉紧皱,绝美的容貌带着一股楚楚可怜的诱人之态。看来这副娇弱的身子受不得如此的酷刑,可是回想当时她与烨儿相携而笑的情景真的让他气得失去了理智,他要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的主人,她应该臣服在谁的脚下。只是现在她这副娇弱无力的样子让他皱起了眉头,他解下了秦艳儿的双手,娇美柔弱的身子立马倒了下去,他长臂一揽,把她抱在了怀里。想了一下,他替她拉好了被他撕裂了的衣襟。

一路上慕容绝抱着秦艳儿回到了属于她的小院中。他把她小心的放到了床上。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茉莉见到慕容绝把昏迷中的秦艳儿抱了回来,一时心急扑到了床边。

“好好照看好她。”慕容绝丢下这句后便离开了。

“小姐,小姐。”茉莉轻摇了一下秦艳儿的右臂,这时破裂的衣襟散开了,露出了秦艳儿右胸上那个深入血骨的奴字。

秦艳儿在一阵疼痛中醒过来,她看着四周的影像,她又回到了那个小院里,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右胸部位,似是有人帮她包扎过了。

“小姐你醒啦。”茉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茉莉。”秦艳儿轻唤了一声。

“小姐。”茉莉见秦艳儿醒来开始低声轻泣了起来。

“别哭。”秦艳儿的声音中有些沙哑。

“为什么小姐的命这么苦挖,才离开相府摆脱那个欺负人的五小姐,到这里又要受人欺负。”茉莉在一旁哭哭啼啼的为秦艳儿打包不平。

“茉莉,我要喝水。”哎,这丫头总是改不了哭的毛病。

“小姐,你等等,茉莉马上去给你倒水。”茉莉立马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清水回来,扶着秦艳儿喝了少许。

“小姐是哪个杀千刀的人把你弄成了这样的?”茉莉咬牙切齿的问秦艳儿两只小手握成了粉拳以显示她有多么的气愤。

在这若大的王府还会有谁有这种权力?秦艳儿闭上了眼睛努力不去想在地牢中所发生的恐怖回忆。

“茉莉,我累了,去把窗户关上吧。”秦艳儿不想说是这王爷府里的王爷亲自把她弄成这样的,所以支使茉莉去关窗户。

“哦。”茉莉显然也知道自家的小姐不想多谈这事,关完了窗户回来也只是守在一旁不再出声了。

“茉莉,你去睡吧,我没事。”秦艳儿看着茉莉昏昏欲睡的样子有些不忍,于是嘱咐她先下去睡觉。

“不行,王爷吩咐过了,要茉莉好好照顾小姐的。”茉莉一本正经的说道。

“他这么吩咐的?”秦艳儿有些吃惊,他不是认为他不贞么?怎么还会吩咐茉莉要好好的照顾她?

“恩,下午王爷把小姐送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呢,他要茉莉好好照看好小姐呢。”茉莉回想着白天见到王爷时一脸阴沉的表情,现在都心有余悸呢。

“夜深了你还是下去休息吧。”秦艳儿脸色苍白的看着茉莉,努力挤了一个笑容出来,“如果你也累倒了谁还会来服侍我呢?”

“哦,那小姐茉莉就在隔壁,有事,小姐要叫我哦。”茉莉想想也在理,她又倒了杯水找了张橙子放在床边,“小姐,如果想喝水的话,水就在这里哦。”

“恩知道了。”看不出茉莉还是蛮细心的。

等茉莉出门之处,秦艳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胸口伤口处那阵阵痛意让她有些坐立难安。好不容易才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窗外透光处闪过一道黑影,下一刻窗户便被打开了,从外面跃进来一个人影。紫色的蟒袍在黑夜中闪着金丝银线织成花纹的反光。在模糊的朦胧月色下,可以看清来人竟然是慕容绝。

慕容绝走到秦艳儿的床边,高大的身影坐在了床边,使得床的一边深陷了下去,深夜中他的星眸闪动,看着沉睡在床上的秦艳儿,她的脸色很苍白,长长的黑色睫毛掩盖住了她灵动的大眼睛,小嘴在睡梦中都在轻咬着下唇,秀气的眉毛紧锁,绝美的小脸隐含着痛苦之色。修长如玉的大手掀开了盖在秦艳儿身上的绵被,绵被下是一袭单薄的白色亵衣穿在了秦艳儿的身上。轻轻解开衣服上的盘扣,露出了白色的纱布。慕容绝把白色纱布解开,日间他在她身上烙下的奴字清晰的显露了出来,他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瓷瓶,倒了些许在手上,修长的大手带着清凉的药膏徐徐的涂在了秦艳儿的右胸上。随着指间在秦艳儿右胸奴字上徘徊的不平触觉,秦艳儿低低地开始痛苦的呻吟出声。

“唔。”秦艳儿睡意朦胧间觉得伤口处有一只大手在来回的徘徊,带着一丝清凉又带着几分痛楚的感觉让秦艳儿猛得睁开了眼睛。低眸她见到自己的衣襟大敝,而她的身前覆盖着一只修长如玉的大手,随着手的主人她抬眸向上看,她对上了一双寒星似的眸,心下一抽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把头别到了一边。

“怎么不意愿见到我?”慕容绝低沉的嗓音在房间里响起,他见到秦艳儿醒来,心下不由的一喜,可是当他看到她别向一边的脸,那丝喜悦立马被秦艳儿忽视他的愤怒所取代。

“王爷这又是何必呢。”秦艳儿一声叹息,他算是打了她一巴掌又给她一颗糖吃吗?亲自为她烙下了奴印,半夜又来为她上药,他这是又唱的哪一出戏?

“哼,本王的事用不着你操心。”慕容绝收回了手,他把盛满药膏的瓷瓶放到她的枕边,“早晚涂一次,三日便会痊愈。”

“这奴字会消失吗?”秦艳儿转头看向慕容绝。

“不会。”慕容绝冷冷地回答。

“那请王爷拿走吧,贱妾之身不配用如此贵重之药。”秦艳儿同样用冷色的眸看向慕容绝。

“女人,你不要挑起本王的怒火。”慕容绝虽然意识到今日他所做的事有违他平时的一贯作风欠了些考虑,可是这里是王府,他是王府的主宰,他的威严不容人挑衅。

“拿走。”秦艳儿艰难的支起身,抓住了枕边的那瓶药意欲把它丢下床。

“女人,你不要得寸进尺。”慕容绝一把抓住了秦艳儿的手,把那瓶药夺了下来,然后收入了他的怀中,既然她不肯用,那他就勉为其难的早晚来给她擦好了。

“王爷,贱妾累了要休息了,你还是请回吧。”秦艳儿挣脱不开慕容绝对她手腕的控制,干脆闭上眼不理他。

“你怎么不正视本王?”慕容绝用另一只手掐住了秦艳儿的下巴把她绝美娇小的脸扭转过来。

“你要我怎么正视你?”秦艳儿火了,他倒底想干嘛?“难道要我被你打了左脸一巴掌后把右脸再凑过去让你再打好左右对称吗?对不起,我还没有这么贱。”说到这右胸伤口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她忍不住落下泪来。水润的眼眶中晶莹的泪水如珍珠一般滴落,溅在了慕容绝苍劲有力的大手手背上。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玄幻女强 女生穿越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玄幻女强
玄幻女强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玄幻女强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玄幻女强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美人谋
    美人谋

    言情 / 风随溪,李写意

    2019/04/29 | 17 人已阅

    评分:5.0

  • 神算皇后,和离吧陛下
    神算皇后,和离吧陛下

    穿越 / 荣庆,萧沐雪

    2019/04/29 | 9 人已阅

    评分:5.0

  • 末世之利刃
    末世之利刃

    言情 / 许哲,容策

    2019/04/29 | 15 人已阅

    评分:5.0

  • 魔君的绝色独宠
    魔君的绝色独宠

    玄幻 / 西门蓝序,白仙儿

    2019/04/29 | 6 人已阅

    评分:5.0

  • 皇后不好惹
    皇后不好惹

    穿越 / 赵启鑫,张云月

    2019/04/29 | 5 人已阅

    评分:5.0

  • 映雪武
    映雪武

    言情 / 欧阳鸿飞,映雪武

    2019/04/29 | 6 人已阅

    评分:5.0

女生穿越
女生穿越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女生穿越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女生穿越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精彩100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21398号-1联系QQ: